农村题材的文学创作同情有余 创意不足人民艺术网—以人民为中心的艺术网络平台。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回顾旧版
 
网站首页  |  书画资讯  |  名家视频  |  艺术名家  |  艺术展厅  |  扇载翰墨  |  名作鉴赏  |  名家专栏  |  书画论坛
艺术讲堂  |  书画故事  |  名家专栏  |  拍卖资讯  |  名家专访  |  画廊推荐  |  艺术评论  |  权威发布  |  书画博客
您的位置:首页 > 书画评论 > 正文  
农村题材的文学创作同情有余 创意不足
作者:杨扬 发布时间:2014/1/8 14:37:55 阅读:6661次 来源:中国作家网 双击自动滚屏

我想讲三个问题。一是城市化进程对当代中国文学究竟构成了哪些影响;二是当代中国文学审美变化的主要表现;三是由城市化进程与当代文学审美关系的变化所引发的一些思考。

在讨论问题之前,我想我们应该明白什么是城市化。对城市化的界定现在说法很多,评价标准也不一样。原来对这一问题的讨论,比较多的集中在城市规划和社会学研究方面,后来慢慢扩大到其他领域。不管对城市化作什么样的界定,有一点是清楚的,这就是城市化是与现代化联系在一起的,它相对传统社会而言,是今天现代化过程中非常突出的一个问题。

在传统社会中,城市化问题是不存在或存在了但不构成重要的社会问题。然而,进入现代社会之后,现代社会与传统社会分离的重要标志之一,就是城市化进程在人类社会生活中的作用和地位越来越重要。美国政治学家塞缪尔·P·亨廷顿在其代表著作《变化中的政治秩序》中就曾说过:“在很大程度上,城市的发展是衡量现代化的尺度。”一般而言,我们现在判断一个社会是不是进入现代社会,或它的现代化程度高不高,最重要的判断尺度之一,就是看这个社会的城市化达到了什么程度。一些发达的国家,城市化程度一般都是很高的,像北美、欧洲的德国、亚洲的日本等,城市化程度都超过了70-80%。而中国社会我们一直用“乡土社会”来描述,这“乡土社会”一词不是文学的诗性描述,而是中国社会现实的一种最真切的写照。据最新的统计,中国目前有600多座城市,城市化程度达到30-40%,与此同时,中国的城市化进程还在以1.5-2.2%的年增长率在发展。这样的城市化发展速度,对中国这样一个国家来说应该是史无前例的,但在目前的中国社会结构中城市化程度占整个社会结构的比重还是很低,农业人口和乡村空间依然是中国社会的主体。

尽管中国至今还是一个乡土社会为主体的社会类型,但我们在现实生活中,很明显地可以感到现代城市生活对我们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的影响力在不断增强。如果说,传统社会是农村包围城市的话,那么,今天我们基本上是处在城市引领农村的时代。封闭的乡土生活尽管在文学上可能很有诗意,让不少人神往留恋,但从社会发展的角度看,这样的生活空间正在逐步消退。一个最明显的事实就是,在今天,凡是与大城市的发展建立某种关系的乡村,一般来说,老百姓的生活就要富裕一些,发展的机会也要多一些。而那些与城市化进程隔绝的地区,多属贫困地区。城市生活对今天中国社会的辐射力、影响力在增大。这种增大至少有两方面的影响是不容低估的。一方面,是经济、物质生产方面的长进。从中国这些年GDP的增长情况看,农业拉动GDP的力度在减小,有人统计只占15%左右。也就是说,中国目前GDP的增长大都来自农业之外。所以,当代经济生活方面我们已经很难摆脱城市的影响。另一方面,精神生活上城市的影响力毫无疑问已成为社会辐射的中心。通过电视、电影、网络等传播技术,以城市为中心的全方位文化辐射初步形成。我自己就有一些很深的印象。记得参加过一次博士论文答辩,这篇论文做的是现代传媒对独龙族地区文化影响的田野调查。西南地区独龙族居住的区域,不通车,一年之中只有夏季才能步行进入,照我的想象应该是处在与外界差不多隔绝的状态,但就是这样的地方,由于电视的引入,都市中最现代的生活样式照样能够传播过来,夜晚时分,年长的集中在一起看中央电视台的节目,年轻人偷偷挤在人家的小屋里观看通过各种渠道流入的最新DVD碟片。这些偏远地方的人虽然没有城市生活的经验,但视觉上对现代的高楼大厦并不陌生。可以说,今天城市文化的辐射力度和强度,有时简直出乎人们的想象。

对于文学审美而言,城市化的影响同样也是存在的。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是,当代文学创作涉及城市生活题材的作品迅速增多。如果说,1980年代的中国文学在题材上依然延续了五四以来的传统,对农村和社会政治生活给予了较多的关注,那么,1990年代以来的中国文学就有所不同,至少城市生活题材的作品在数量上占据了很重要的地位。新世纪以来,文学创作对城市生活的关注程度还在增长,其趋向是越来越明显。举一个最近的事例,就是第六届茅盾文学奖初选入围的23部长篇小说中,真正写农村题材的大概只有一部作品,就是辽宁作家孙惠芬写的《歇马山庄》。另外在一些电视台黄金时段播出的电视剧节目中,农村题材的作品几乎寥寥无几,倒是表现当代城市生活的作品占据了不少频道。为什么农村题材的作品写得好,或受欢迎的程度在减弱呢?而城市题材作品在读者和文化市场中占有的空间会不断扩大呢?其中的原因当然不是几句话可以说得清楚,但都市生活题材作品的迅速增长,拥有越来越大的表现空间,吸引越来越多的读者观众,确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城市化进程对文学的影响还表现在通过城市的文化市场来调控作家作品。城市化、现代化和市场化有某种暗自相连的内在逻辑。城市化在文化上带来的后果之一,就是文化市场机制的建立。不管作家们喜欢不喜欢,也不管读者观众个人的趣味如何,总之,文化市场对作家写作存在影响,对读者观众具有某种潜在的引导作用,这应该是今天不可回避的现实。很有可能不少作家、读者不喜欢这样的具有商业色彩的文化运行机制。但个人的口味改变不了整个社会文化的运行机制,我们甚至可以说现在的所有重要的文学活动的趋向是与城市化进程所要求的市场运行的机制相协调的。这样的文化运行机制对文学艺术的发展是不是都是负面的影响,是不是完全缺乏人文的内涵,这是一个目前尚有争议的问题,也是一个有待实践证明的问题。但1990年代以来,城市化进程对于包括文学审美在内的精神生活的影响力度正在不断加强,这是不容置疑的。

第二个大问题是城市化背景下的当代中国文学审美呈现出哪些变化。

首先是人员结构的变化。假如对照一下近20年来中国作家整体队伍的构成,就会看到越是后来新成长起来的作家,与城市生活的关系越是紧密。1980年代的中国作家队伍,基本上是由1949年前成名的现代作家、1950年代成长起来的所谓右派作家、“新时期”涌现的知青作家和1980年代后期成长起来的先锋作家构成。这些人中,有不少在农村生活过,对农村生活相当熟悉,所以,他们中还能够出现一些较为精彩的反映乡村生活的作品。如汪曾祺的《大淖纪事》写的是江南农村的风俗生活;阿城的《棋王》,写的是插队落户时西南边陲的农村生活;莫言的《红高粱》写的是抗战时期山东的乡野世界。而新世纪以来,这些较为纯粹的农村生活的文学景观,越来越少了。农村乡土生活描写得较为出色的作家作品几乎没有。什么原因呢?我想原因之一,是作家队伍的人员结构起了变化。现代作家和右派作家大都年事已高,不再写作或很少写作了。知青作家和先锋作家创作的鼎盛期也似乎在过去,一提他们的创作,总是与他们以前的作品联系在一起。倒是1990年代成长起来的一批新生代作家像李洱、毕飞宇、李冯、红柯、鬼子、东西、潘向黎、张生、夏商、叶开、魏微、叶弥等作家写作精力旺盛,作品的影响力也在不断扩大。但这些作家从个人成长经验看,基本上是学生出身,影响他们写作的生活资源,不是乡村生活,而是中心城市大学校园的生活。尽管他们中也有一些人写了农村,但大多数作品中农村生活是作为某种抽象的文学意象或故事背景存在着,而不是作家着意表现和正面展现的对象。不能说作家们对农村生活缺乏兴趣,而是从作家个人熟悉和积聚的写作资源看,城市的经验大大超过了他们对农村经验的熟悉程度。

至于目前新出现的“80后”作家,他们的创作更是清一色的表现城市生活。其中的原因也很简单,这些作家对农村生活几乎全不熟悉。如果说文学写作需要真切的生活经验来支撑的话,那么,很多新成长起来的作家的个人经验不是属于乡村,而是城市。另外一个值得注意的变化是城市经验在当代文学创作中的表现越来越自觉。在最近的20年中,城市意识在作品中的觉醒,应该是从1990年代开始的。在1990年代以前,也有一些作品涉及到城市生活,但在那些作品中城市作为一个特殊的生存空间和历史阶段,是没有自己的独立性可言。作家写作时并不意识到城市对人物思想个性的影响有什么特殊之处,相反,一些人觉得故事发生在农村与发生在城市并没有什么根本的不同。譬如1980年代很有影响的一部小说——张洁的《爱,是不能忘记的》,写的是发生在京城里的一段男女情感纠葛。但作者在写这段情感生活时并没有着意刻划城市与人的思想情感的关系,而是写政治、意识形态与人的道德之间的紧张关系。这种社会意识形态对人的压抑,在当时的中国可以说到处都有,是一种较为广泛的社会现象,并不专属于城市。所以,作品出来后,受到普遍的关注。但没有人从城市与人的关系方面提出过问题。文学上提到城市这一概念,是1980年代后期上海的“城市诗”开始的,但那时的城市问题也没有自己的独立性,而仅仅被理解为一种文学的形式,被归入文学形式的探讨范围。真正形成审美意识,大概要从1990年代“70年代生”作家作品的出现,大家才普遍感受到城市生活对于文学写作的影响。这些作家作品中大量出现的酒吧、高级消费品,几乎全都是现代都市里才有的。有人批评这些作品存在过度物质主义的写作倾向。这的确是一方面的问题。但从另一方面看,这些文学意象,在近20年来还是第一次这么密集地呈现出来。甚至像原来的一些知青作家,这时也对城市生活给予了某种关注,如王安忆的《长恨歌》、贾平凹的《废都》等,都是写城市生活的。

城市化进程在文学审美中还有一个变化就是文学的生产和传播之间的关系变得越来越密切。原来作家的写作与读者之间的距离还是比较疏远的。尽管一些作家说写作时要考虑读者,但他也可以不考虑读者。也就是说,读者因素在作家写作时还没有成为一种强制性的力量。但随着文化市场的形成,出版企业化身份的强化,作家作品要进入流通渠道,有意无意都会遭遇到商业利益规则的影响。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人写作从一个非常具体的操作层面被提出来了。可能那些从1980年代过来的作家还记得当时流行过法国作家萨特的《为什么而写作》这样的篇章,但那时的问题都是从维护作家写作的精神自由角度提出的,1990年代以来,这一问题则是从作品出版和流通的技术角度提出的。这是城市化进程导致的社会分工细化之后,对作家写作提出的新要求。尽管一些作家还在高调地说,我不管读者喜欢什么,我反对商业对文学的介入,但事实上,真的没有读者,没有出版社的编辑找他们,作家们又会陷入深深的失落。所以,文化市场作为一种中介,在今天比任何时候任何力量对作家写作的潜在影响都要大,同时也通过市场这一无形的手将作家写作与读者阅读牵扯到了一起。

第三个问题我想讲一下城市化进程与文学审美关系的变化带给我们的一些思考。

我首先想说的是城市化进程正在深刻地改变着中国文学的各个方面,反过来,我们应该从理论上对这种影响关系有一个较为全面充分的估价。所谓深刻地改变,不是我随便说说,而是事实如此。中国2000多年的文学史,基本上是维持在一种与农耕社会自然经济相匹配的审美经验上。我们所引以为豪的无数作家和经典作品,绝大多数是表现乡土生活或以表现乡土世界的人生经验为主。而在现代城市生活基础上生长起来的文学审美经验和表达方式,在中国文学史上只有短短的100年。至于成功的作家作品,更是屈指可数。但现在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剧,现代城市生活将逐渐取代传统的农耕社会,城市作为一个独特的文学生存空间和表现对象,它在未来文学写作中的重要性毫无疑问将越来越凸现出来。由于中国城市文学的历史积累很薄,我们今天讲来讲去就是上海的张爱玲或1930年代的新感觉派,除此以外,没有更多的作家和作品。所以,对创作和理论研究而言,困难和挑战是不言而喻的。但这并不意味着当代文学没有前途。困难和挑战对创造而言是一种壁障,但只有突破了这种壁障才能赢得真正意义上的创新。文学创作就像是一棵树,一条河,它有自己成长和形成的历史周期。想想20世纪初的文坛,尽管梁启超等鼓吹“小说界革命”,尝试“新小说”写作,但当时成功的作品几乎没有,但沿着这条革新之路走下去,10多年后不就出现了像鲁迅这样的小说大家吗。假如一开始大家都嫌新小说幼稚,没有唐诗的气度、宋诗的成熟,那么,还怎么谈得上有鲁迅这样的后来者呢。城市文学的前景是可以想见的,我想这一发展空间的潜在价值有目共睹。

第二是城市文学的审美实验问题。我曾听到不少朋友说,当今伟大的作家伟大的作品根本没有,还谈什么文学。在我看来,伟大的作家作品不是什么人封的,既便是曹雪芹、鲁迅活着的时代,也没有人对他们说你是我们时代最伟大的作家。我想重要的是一个时代的写作者应该提供属于自己时代的创作。这不是泛泛而论,而是从文学自身成长的要求和角度提出问题。我们都知道唐诗后面有宋词,宋词之后有元曲,元曲之后有明清小说,明清小说之后,有各种现代文体。现代文体中,小说又占据了主导地位。我在想文体为什么经过一定阶段之后要有所改变?这个问题回答起来很简单,因为审美需要创新。的确是。但问题是文体演变的周期和方向实在太难以把握,以至于当这种演变就在我们眼皮底下发生时,不少人还是无动于衷,毫不知觉。可以想见,文体的演变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而是一个过程。

同样的道理,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剧,承载当代文学审美经验的社会基础发生了根本性的动摇,原有的文学审美表达方式一定会或早或晚地出现变化。这种变化的历史进程,既取决于社会生活的深刻程度,同时也取决于作家、理论家的思想自觉。晚清和五四时期,尚且有像梁启超、陈独秀、胡适这样第一流的思想人物来鼓吹文学变革,相比之下,我们今天还是缺乏这样的思想人物来关注、倡导和推进文学实验。新世纪的文学从其成熟的形态来说,大概不应该是20世纪现代文体的复现。

简言之,21世纪成熟的文学,至少从外在特征上与我们今天理解的小说、诗歌、散文、戏剧的形式是有所差异的。最后,想说的是与眼下相关的一个具体问题,就是城市化进程中乡土文学经验的重现问题。可能有人会说,你刚才讲了那么多与城市相关的文学问题,那么,是不是农村、农民和农业这样的表现空间完全没有文学市场了呢?当然不是的。去年出版的长篇报告文学《中国农民调查》销售出几十万册,这说明文学表现农村生活还是有市场和读者。现实生活中,“三农问题”更是一个关系到国家社会长治久安的重大社会问题,文学创作中反映当代农民疾苦,同情农民,描写农村生活的作品数量上依然还是不少。像前面提到的辽宁女作家孙惠芬的创作基本上是集中写农村的,还有像原来部队作家阎连科的《受活》、莫言的《第四十一炮》,甘肃作家雪谟的《大漠祭》等,都是表现农村乡土生活的。这些作家作品在今天同时代的作家作品中仍属于佼佼者,但是与原来我们见到过的经典作家表现乡土世界的作品相比,在思想和艺术创新方面还是有相当差距。

我们不是要用历史上的经典作家的经典作品来抹杀今天作家的创作,而是说文学史上同类作家的创作是这方面文学的一个参照。同样的题材、同样的生活经验为什么历史上的作家创作可以达到那样的高度,而今天的作家创作就缺乏这种气象和创意呢。对文学创作而言,单单是有道德上的正义和同情还是不够的,文学创作要有艺术家的发现。而事实上,今天一些农村题材的文学创作同情有余,而创意不足,差不多千篇一律都走到一种模式上去了。与社会学、政治学、经济学和其他学科对今天乡土世界提供的认识相比,农村题材的创作并没有提供更新鲜、更丰富、更深刻的内容和思想见解。从这一角度来反省当代农村题材的创作,我觉得描写农村题材作品的作家的艺术敏感程度不及一些对城市生活把握的作家作品。为什么农村题材的创作这些年出不来有新意的作品,我想除了作家脑子里有一种既定的农村生活框框外,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对城市化进程之下的农村生活缺乏一种深刻的认识。假如对农村生活的描写还是停留在留恋、回顾、诗化和神化的境地,而没有深刻的反省的话,这样的创作是没有生命力的,甚至从道义上讲,这样的同情也是廉价的。因为城市化毕竟是一种社会发展趋势,我们需要的是揭示这种历史过程中方方面面的复杂性,而不是在为一种历史唱挽歌。

    本文共分 1 页    
上一篇: 沈霞平陶瓷艺术作品赏析
下一篇: 《炸裂志》:在炸裂的时代如何看懂中国?
相关新闻
·张智鸣陶瓷艺术 [ 2017/2/16 ]
·梁清标——盗贤各执一边 [ 2015/4/21 ]
·欧洲文艺复兴的先驱——乔托 [ 2015/3/6 ]
·化“无形”为“有形” [ 2014/11/26 ]
·给“当代水墨热”泼点凉水 [ 2014/11/1 ]
·高松年:传神中流露爱意 [ 2014/3/10 ]
·免责声明:
   本网刊登内容均注明出处,转载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真实性。欢迎投稿和洽谈合作事宜,发送至peoplearteditor@163.com。
书画评论
胡明哲
席雯
罗宁
高建群
巩志明
张瑜
黄少华
汪道楷
宋玉麟
王孟奇
周祥林
最新资讯
·银川友谊雕塑园开园仪式成功举办
·国家文物局文博书画院在京成立
·2019年全球“欢乐春节”活动正式启动...
·陈羿州陶瓷艺术语境:一方世界 器而不...
·江西:春风绿赣鄱 自信方更强
·江新亮:瓷上皆妙笔 画间真性情
·“不舍昼夜”艺术展览开幕 展现古今文...
·刘玉珠率团访问非洲三国
推荐名家 更多>>
点击查看星系
沈亚华
点击查看星系
邱细娥
点击查看星系
徐文霞
点击查看星系
赵永胜
点击查看星系
陈丹
点击查看星系
曹拥军
艺术展厅 更多>>


信息正在整理中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在线交流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2003-2015 人民艺术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798艺术区酒仙桥路 邮箱:peoplearteditor@163.com
网址:http://www.peopleart.com.cn  京ICP备12061823号-3